移动版

首页 > 视讯直播 >

风口上,直播行业投几百万像“喝水”风停了,将有一大批平台“渴死”

  【“一半是海水,一半是火焰”,可谓是直播行业的生动写照:一边是如火如荼的千亿资本“加持”,另一边却是依靠融资支撑,难寻商业模式的直播平台。而2017年伊始光圈直播“倒闭”事件,再度引发业内关注,加速了行业洗牌的速度。

  2016年,被称为“中国网络直播元年”,大量从业者加入直播市场寄望分得一杯羹,而潮水渐退后,2017年直播行业的机会在哪里?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走访行业一线,通过对直播平台、网红、创业者、行业专家的多方采访,试图还原“火热”直播后的真实现状。】

  每经记者 张虹蕾 每经编辑 张海妮

  “其实直播圈子里的人都很享受在‘风口’的感觉,风停了会死掉一大批,但是谁都不愿意在这之前停下脚步。”这是在2016年直播圈融资如火如荼的背景下,赶在“洗牌期”来临前,获得数亿美元投资直播公司的联合创始人王迈这样感叹。

  而估值5亿元的光圈直播倒闭,再次引发市场对直播行业的关注。“这件事情带给行业一定打击,我也听到一些同行有裁员、缩减业务和投放的消息”。谈到这件事,王迈微微皱了一下眉头。

  如今,接触直播已经1年多,王迈用“迷茫、新奇、爆发、挑战”概括这个过程。“之前一个项目投入500万元、600万元像喝水一样简单。”2017年2月26日,王迈在接受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不过,变化正在发生,在王迈看来,现在不论是决策还是融资都变得更加谨慎,而直播的很多玩法也都被试完了,摆在大家面前的问题是下一步该怎么走?

  “外热内冷”的迷茫:宁可错投,不可错过

  2016年初,本来从事营销工作、还是一个“外行人”的王迈无意间接触到直播。

  当时,直播行业仍是一片火热。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16年中国在线直播/网红行业专题研究报告》显示,2015年中国在线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,网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,网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达2亿,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在线人数接近400万,同时进行直播的房间数量超过3000个。

  与此同时,巨额资本加持直播行业,从YY、斗鱼、熊猫TV,再到百度、阿里巴巴、小米的纷纷入局。国内资本市场似乎都在遵从着一个共同的认知:“宁可错投,不可错过。”

  相较于外部的火热,由于项目对接偶然接触到直播的王迈则用“迷茫”来概括当时业内的状态。

  王迈回忆称,尽管当时外界也开始对直播有了一些声音,但业内对直播并未形成明确的概念。某种程度上,大家还把直播和秀场放在一个维度,单纯地觉得是一个看美女的地方;另一方面,说起自己从事直播,当时甚至会受到家人和朋友的排斥。

  一切似乎并未形成清晰的脉络,但是基于对市场的判断和前景的预期,瞅准时机,王迈和伙伴们组建了一只涵盖产品、技术、市场方面的团队,进军直播。

  王迈及团队伙伴开工的第一件事就是改调性,从原本单纯的眼球效应、美女经济开始做出一些正面引导。“当时我们想,既然美女可以直播,明星、企业也可以直播。”

  组建好团队,调整好调性,王迈及团队在2016年3、4月开始做项目,逐渐尝试在晚会活动时进行手机直播探班。经过两三个月的“试水”,王迈及其团队的心态从迷茫转为新奇,分羹直播市场蛋糕的期待逐渐成形。

  “百团大战”的火爆:风还没停谁都想体验

  彼时,和王迈一起参与直播的朋友断言,直播将会在2016年火起来,事实也印证了当时的这个判断。

  很快,行业开始被“引爆”,在资本“加持”下,直播像是始料未及的一场烟花绽放。

  2016年3月,小米黑金直播出场;4月7日,在《欢乐颂》发布会上,刘涛直播吸粉71万;4月21日,Papi酱广告拍卖直播竞拍价达到1800万元;5月10日,雷军在小米直播中的露脸赢得超过20万粉丝的关注;5月16,罗振宇一本起拍价为2.55元的书籍,最终以30260元的价格在优酷直播中拍出;5月18日,宋仲基的北京粉丝见面会直播赢得了1100万人的在线观看。

  这带给从业者的变化十分明显,以前是拿着直播资源找企业,人家不愿意搭理,而此后即便是坐在办公室,也有企业上门合作。王迈对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感叹道,双方的角色像是换了过来,行业站在“风口”等起飞。

  与此同时,很多知名的不知名的直播一夜之间都涌入市场,类似京东、淘宝、蘑菇街等平台也开始做垂直领域直播,“直播+”的概念也被提出,企业也开始选择用直播的方式召开发布会。